本该是个摄影号 但是我时常情绪爆炸

频繁的相遇和别离与梦想和现实

“我们要走了,在北京太累了”

“我才开始有一点惆怅”

“大鹏,来上海玩儿啊”

“回南京,工作了以后来北京的机会怕是少了”

“不是逃避,只是想想清楚以后的路要怎么走”

“还是决定去上海”

“回云南吧,在昆明其实还好”

“在北京待一年,然后就回昆明了”

“当然是回家”


“2017真是糟透了”


“啊,他已经在昆明买房了,他也是,他也准备买了。”

“她已经订婚了。”

“她最近怎么样?”

“真想不到他真的毕业就回楚雄了。”

“哈,他已经在昆明工作了,当初还说毕业十年之内不回云南啊哈哈哈哈。”

“不回啊,也不想在北京。”

“大不了回家。”

“天,我已经忘记他叫什么...

姐姐喜欢穿黑衣服,不爱化妆,不爱修饰,喜欢安静,听安静的歌,躺在床上看电影,用黑色的笔在纯白色的纸上写东写西。


妹妹喜欢五颜六色的衣服,花裙子,喜欢暖色的眼影,话很多,喜欢热闹,尤其喜欢打狼人杀,听欢快的歌,用颜料在画布上画来画去。


都喜欢拍照


姐姐喜欢元夜比妹妹多一点,妹妹认识元夜久一点。


元夜还没有见过姐姐就被妹妹弄丢了。


Z-神秘人

最后一次写元夜


我手作了一对耳环——“原”“页”,然后发现我只有右耳有耳洞。

我说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,想想我跟本就不爱戴手套却钟爱勇闯天涯。

胶片的颜色总透露着永恒和告别,你给我拍的四张照片,有两张都虚了。

都是人,有那么一些共同点也不足为奇。

对了,除了爱拍照片,我其实还喜欢缝纫机。

你们不知道我上传一张照片有多么不容易

今天还是想讲讲元夜

今天从DNA打车回学校,我把车窗摇下来,戴上耳机,听着安图声乐队的新歌,风有点厚重,不是很热,总体来说还算舒服,我看着窗外慢慢的忘记自己,忘记时间,在想一些可能有关元夜也可能有关更多的事,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在笑。

我突然觉得我已经足够幸运了,曾经的四目相对,指尖轻触嘴角微露,回忆起来,都让我觉得温暖,这次好像完全不一样,你看起来冷冷的,夏天也没有因此变得凉爽。

是的我又失眠了,我有点怕闭上眼睛就是你,有时候夜里梦见你,醒来以后甚至不敢睡个回笼觉。我不否认,我喜欢你,我想念你,我想要你。

我每天自以为是的渲染我对你的爱慕,没有人知道,没有人看到,过几天我再删除,我甚至怀疑我喜欢的...

有时候是区间车有时候不是

一场恶战

我还是没有成为一个内心足够强大的人

稍微感到一点压力就开始逃避 感觉快要坚持不下去

“喝完这顿就再也不逃避了”

这种话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了

每天都要鼓励自己,不然就活不下去


这种时候时间越来越快,催着你不得不面对

也还好,来不及思考就要上路,那我就硬着头皮上了

总不能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吧


我总愿意相信经历的事情最终都是最好的结果

为喜欢的人哭过笑过,仔细看过他的脸,看过他迎面走来的样子和转身离开的样子。

我甚至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这个人,会成为第二个话家。

挺好的,没有因为害怕永不相见的分离不在一起,在不能分心的时候分开,终于到了专心为了理想奋斗的时候了。...

从西直门走回学校用不了多长时间

大概等于开车从西直门到科大的时间


学校周边在疯狂的拆除违建

学校内部在疯狂地装修

所以天一黑,就到处都是黑的


元夜约我吃饭的时候我正准备去洗澡

从他的位置到西直门大概需要半个小时

我用20分钟完成了洗头洗脸吹头发化妆

然后用10分钟从学校到西直门

那天的26路来得很及时

赶到的时候我的妆已经掉的差不多了

ustb2017

© 张应鹏 | Powered by LOFTER